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九五至尊论坛 >
咖啡解不了陆正耀的“瘾”
发布日期:2019-09-09 20:14   来源:未知   阅读:

  财报显示,公司第二季度的净营收为9.09亿元,净亏损为6.81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的3.33亿元,同比扩大了105%。

  尽管陆正耀本人依然坚信这样的情况只是暂时的,以后会得到改善。但作为财报的回馈,瑞幸股价即刻“跳水”,公司总市值从60亿美元跌至如今的46亿美元。

  陆这个姓氏,陆姓原来起源于山东平原县,在百家姓人口排名第70位,总人口大约近420万。中国的创业故事大多发生在北上广地区。

  然而也有一部分,集中在闽南沿海地带。虽然在福建地区,陆姓不是大姓,但却决定了闽南地区的商业脉络和历史。

  从小便成绩优秀的陆正耀,以高考状元的身份考入北京科技大学。1991年,大学毕业后,陆正耀身上的商业特质并没有显现出来,而是选择进入政府部门端起了“铁饭碗”,平凡又普通的日子,转眼过了三年。

  1992年,的南巡讲话,打开了中国开放的大门,也拉开了中国的创业潮。在那个时代,一大批在高校、政府机构工作的知识分子纷纷选择下海创业,寻找机遇。

  汹涌的创业潮同样包裹了陆正耀,让他偏离了原来的轨道,干了3年,又是突然被上帝选中一样,一句“这特么不是老子想要的生活”,随后选择了辞职。

  1995 年,陆正耀辞去在石家庄政府部门的工作进入到通信行业,创立了第一家公司 DITELTechnology,专门从事通讯设备代理及系统集成的业务。

  DITEL前后分别成为了朗讯科技、阿尔卡特以及 MITEL 在华最大的代理商,合作伙伴众多。在公司发展鼎盛时期,陆正耀手下有几百名员工,销售额达到数亿。

  两年后,陆正耀决定放弃在通信业已经取得的业绩,就像当初他从政府部门出走一样坚决。而他退场的真正原因,是他看到了整个行业不可阻挡的式微趋势。

  “我们当时做IT代理商,因为企业规模不大,只能卖别人的产品,这肯定要受到上游的掌控,而且这种掌控还很强。”

  对于不愿受制于人的陆正耀来说,这样的选择理所当然。“想赚钱还是能赚一点,但是要做成一定的事业就很难了。”

  陆正耀进入汽车领域的第一个项目是UAA(汽车俱乐部)。在那时,那时,凭借 4700 万忠实会员,美国汽车俱乐部 AAA 整合了汽车服务商、专营店和救援机构,并将触角伸向金融、通信、房产等领域,一度成为业界翘楚。

  随着汽车行业在中国的大爆发,年产量也达到了570万辆,中国俨然成为全球第三大汽车生产国和第二大汽车市场。

  按照这样的发展速度,中国已经悄然进入汽车售后服务市场的快速增长期。看到机会的陆正耀转而把目光投向汽车行业,开始了收割汽车行业的开端。

  他也希望将携程模式带到汽车行业:只要加入他的汽车俱乐部,当用户的车坏了,只要一个电线分钟内会有人来服务。

  然而这种“轻资产模式”的弊端也随之而来,尽管轻资产模式有自己的优点,但是没有持续的盈利模式,于是这个项目只运行了不到两年时间。

  似乎是这次创业带给他的教训,陆正耀从此创业的唯一标准变成了“挣钱”,他的商业逻辑也变成:“做个抠门的家伙,把账算清楚,每一笔账要干净利落,不要盲目追风口去做“只赔钱不挣钱”的买卖。”

  此时变身为“账房先生”的陆正耀,凭借强悍的作风,帮助神州租车很快在行业里站稳了脚跟,并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租车平台之一。而刚刚加入君联资本(当时还叫作联想投资)的刘二海,代表联想投资了神州租车。

  2014年9月19日,对于当时的陆正耀来说是一个大日子,他的第一家公司走到了挂牌上市这步,神州租车在香港挂牌上市,成为中国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全国性大型连锁汽车租赁企业。

  到了2015年,O2O创业风潮成为当时中国的另一个风口,随着移动互联网的盛行,网约车快速崛起首先成为这场浪潮中最具代表性的细分行业。

  网约车的市场,在中国轰轰烈烈地铺展开来。规模最大的两方——滴滴和优步中国,也在2015年那个情人节合并,滴滴“一家独大”的局面就此形成。

  看到了其中风口和机遇的陆正耀,火速在大连召开了一场会议,在会上他认真盘算了网约车平台靠广告收入、与汽车公司合作赚取卖车佣金等手段不足以弥补日常开销和补贴,他决定利用神州租车的资源,杀入网约车市场,开展B2C模式。

  说干就干,2015年1月,陆正耀在全国60多个大中城市同步上线神州专车,为用户提供高品质的网约车服务。

  高投入也带来了高回报,仅仅2016年上半年,神州优车依靠B2C模式打了一手好牌,集中完成多轮融资。

  先是 3 月引入云锋投资、云岭投资、中金公司等战略投资者、财务投资者及六家做市商,完成约 37 亿元的融资;

  紧接着 5 月,再次完成一轮约 20 亿元融资,包括浦发银行、浙银资本、招商致远、上汽等战略投资者及财务投资者入局。

  陆正耀用一年多的时间在大家眼前演绎了一个商业案例,烧了37亿,正面跟互联网当红炸子鸡滴滴、Uber进行PK。

  上市过后,陆正耀又通过资本运作的手段,辞去了神州租车的相应职务,成为神州优车董事长兼 CEO,并使神州优车成为神州租车第一大股东,他本人也随之成为神州优车的实际控制人。

  “陆正耀模式”应运而生:炒热概念、快速融资、对标市场第一、砸钱烧市场,起量之后迅速上市。这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止一次出现,几乎成了陆正耀的“套路”。

  2017年6月,神州优车正式成立产业基金,总规模将达到 100 亿人民币。6月12日,小鹏汽车获得了领投的 22 亿人民币 A 轮战略投资。

  “神州系”的快速战模式,不仅仅体现在了车类业务上,诞生于神州集团办公室楼下的“小蓝杯”瑞幸咖啡,同样复刻了这样的模式,并且,快速融资、做大的轮回戏码上演了升级版。生活幽默玄机图

  5月17日,瑞幸咖啡上市当天开盘暴涨 47%,收盘上涨 19.88%。按发行价计算,其市值达到 42 亿美元,成为 2019 年以来最大的中国企业在美 IPO 交易。

  2018 年下半年,某家投资机构投资人曾对《深网》发出过感慨, 想投瑞幸咖啡,但根本进不了那个局。

  现在回过头看,瑞幸咖啡从诞生到上市,一直都是以陆正耀为轴心,几家亲近投资机构攒局。外人想加入,基本没有可能。

  在瑞幸咖啡成立初期,钱治亚作为CEO始终把自己的职位定义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对于一家这样只有“领导人”,并没有“老板”的公司,“某后大佬”一直保持着一股神秘的色彩。

  作为陆正耀的长期老部下,钱治亚是神州租车的创始成员,曾先后担任神州租车、神州优车的首席运营官。因此,与其说瑞幸是一家创业公司,不如说是从神州系孵化出来的一个内部项目。

  瑞幸第一家店于2017年10月开业,钱治亚一个月后正式从神州离职。没有陆老板的支持,钱治亚不可能先上车再补票。

  陆正耀此前也曾对外界表示,钱治亚是自己的大徒弟,是神州在全国300个城市1000多家门店的大管家,自己每次在外面见合作方聊完了就走,而具体的细节是钱治亚负责。

  于是,瑞幸咖啡这个最早被包装成钱治亚创业项目,归根结底是由陆正耀所控制,陆正耀和姐姐、老部下以及“铁哥们”,在上市前共持有瑞幸咖啡81.26%股权。

  在陆正耀看来,这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从一开始,陆正耀的给瑞幸咖啡的KPI就是简单的两个字:上市。无论使用什么方法。外界质疑,瑞幸与神州之间,资本做局痕迹明显。

  此外,其二者间商业打法也如出一辙。从ofo的黯然退场开始,快速扩张和疯狂烧钱似乎是让外界看笑话和让投资者谈虎色变的新模式。陆正耀显然不理会这些风言风语,依旧我行我素。

  这也是陆正耀的赌局,如果后续瑞幸咖啡的脚步不停,不断有资本和投资的进入,获客量和客单价不断提升,迎接他们的就是像神州专车一般快速上市持续做大的结局,投资者自然收益颇丰。

  如果不,那就是陆正耀的这个狮性企业家的一次失败猎食。陆正耀在公司内部推行的是狮性文化——“狼有时候太不择手段,狮子既能单兵作战,又能团队出击。”

  宝沃品牌诞生于1919年,曾是欧洲第三的汽车生产商,但是由于资金流水和市场竞争,该品牌在1963年就宣布破产,但宝沃的品牌确实被保留了下来,只是一直没有生产。

  直到2014年被福田汽车用500万欧元从品牌持有者手中买下之后,宝沃汽车时隔50年后重新在制造工厂中生产。

  2017年,宝沃品牌售出4.4万辆,销售收入为51亿元,净利亏损2.7亿元,然而到了2018年,宝沃销量跌至3.29万辆,同比减少25%。

  2018年10月,神州优车作为担保方,加入到宝沃汽车将 67% 股权转让给长盛兴业的交易中,而长盛兴业的老板正是陆正耀北大国发院研究生的同学。

  在此之前,宝沃汽车就发生了多次工商变更,去年底成功摘牌宝沃的长盛兴业(厦门)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正式退出,而神州优车(厦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取而代之成为企业法人。

  与此同时,王百因不再担任宝沃汽车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此二职分别由神州优车董事长陆正耀及CFO陈良芸接任。

  “正是在瑞幸模式成功之后,去年神州优车成功控股了宝沃汽车,实现了从上游到下游出行服务的整个产业链的闭环。”

  神州优车集团市场研究与产品规划高级总监陈高旭在某会议上表示,咖啡与汽车看起来有些“风牛马不相及”,但在推广、渠道销售等方面都具有借鉴意义。

  对于陆正耀来说,对宝沃汽车的收购早有布局,2018年12月28日,宝沃汽车与神州优车联合宣布,双方缔结全面战略合作关系,共同开拓汽车新零售模式。

  进入2019年,神州优车就又宣布联合宝沃汽车发布全新战略,宣布推出神州优车宝沃汽车新零售平台,通过产业链改造和平台赋能,全面实现产销分离、渠道重塑,重构汽车消费,重新定义汽车销售。

  “宝沃唯一的问题就是车卖不动,没有第二个毛病”。而“汽车新零售”,将成为宝沃抵抗车市寒冬的唯一法宝。

  在“神州系”入局过后,宝沃汽车的销量似乎开始慢慢回暖。根据数据统计,在2019年1-6月,宝沃累计销量约为3.04万辆,同比增长86.82%,甚至要赶上去年3.3万的全年销量。

  随着“神州系”带着新零售战略的入局,曾经的经销商斥巨资打造的线S店随着线上的便利没有了用武之地。

  与此同时,宝沃在引入“神州优车买买车”进入终端销售体系之后,神州优车和普通经销商的批售价格有所差异,引起了50多家宝沃经销商的“”,将新投资方推向宝沃原有经销商队伍的对立面,加速了原有渠道网络的瓦解。

  冷静下来看,将新零售模式带入汽车销售领域,难道就真的可以改变宝沃汽车“一蹶不振”的命运吗?小蓝杯的成功,真的可以复制到汽车领域吗?账面上的销量暴涨,是新模式赋能下的重获新生,还是只是一场“左手倒右手”的虚假繁荣?

  诞生于德国的宝沃,几经风雨辗转来到中国,希望涅槃重生的宝沃,是否能乘着神州的东风一路扶摇直上?未来的路依旧艰难,而拥有宝沃的神州优车也只能说输赢难定。

  神州优车、神州租车、瑞幸咖啡还有近来的新宠宝沃汽车,为闽商陆正耀拼凑出一块庞大的神州系商业版图。

  一路走来,在挖贝新三板研究院今年初发布的 2019 新三板家族财富榜中,神州优车陆正耀家族以 142 亿元位居榜首。

  有人说,这样快速上市持续做大的模式,对于投资者来说是一种“福音”。也有人说,“一炮而红,后续乏力。”

  • Power by DedeCms